ag遠捚腎翹

笢貌鏍逜衄覂旮綠恅趙換苀ㄛ倛傖賸蜓衄杻伎腔佷砑极炵ㄛ极珋賸笢弊佷裔岌篔暑濛腔眭妎秷雌睿燴俶佷望﹝

  • 痔諦溼恀ㄩ 996975
  • 痔恅杅講ㄩ 762
  • 蚚 誧 郪ㄩ ぱ籵蚚誧
  • 蛁聊奀潔ㄩ2020-04-01 06:03:53
  • 珋六桽瞿
跺佷羷

植筑汜眳梪艞疥疰З鳥迗埰舜笱郅秉鵌槸偌騤棣冼盲瘓峉皆輕衱珨測僕莉絨侞偶偕騧怴EE繚僆楠畎橤期侕詩噙閨撋釋妢童絞﹝

恅梒煦濬

垓臻或ㄗ871ㄘ

恅梒湔紫

2015爛ㄗ701ㄘ

2014爛ㄗ805ㄘ

2013爛ㄗ979ㄘ

2012爛ㄗ890ㄘ

隆堐

煦濬ㄩ 狻飲婓盄

ag捚蚔摩芶ㄛ笢塘漆奻薊栳蔚蛌赮奻妗條栳褶論僇,д忑眕渾眳豻ㄛ祥溥婬隙嘈珨狟ほ毞ヶ饒部漆奻湮堐條﹝《隨風而逝》作者:汪泉出版社: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舊時,人們寫信常以「見字如晤」開頭,意思是見到他的字,就如同見到本人。這些字裡,藏茪@個人一生的紛繁往復,也記下一個時代的片段。有人風雨夜行,有人夢裡點燈,有人筆下留情。也有人寫了長長長長的一段故事,故事裡的那個人卻早已隨風而逝。小的時候,我們都以為身邊的人不會走,隨荇伅〞漪y逝才知道原來我們真的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個會先來,有些人可能今天還在談笑風生,明天就已經隨風而逝。這個4月,有很多無法挽回的遺憾,涼山木里山火,奪走了31名撲火者的生命,其中27名是正值壯年的消防員,這是一場無比慘痛的失去;這個4月,我在文字中也感受到了一種無言的悲痛,那就是甘肅著名作家汪泉先生的最新長篇小說《隨風而逝》,《隨風而逝》是作者汪泉先生根據自身的一段刻骨親歷而創作的一本長篇小說,作者以兩個舅舅的雙視角分別講述災難發生的過程,現實書寫了一場礦難背後,失獨家庭的悲涼以及礦難背後的各種權錢交易。小說一面講述痛失親人後面對諸多問題的無奈現實和博弈,另一面則揭開了礦難背後漫長的政商勾結和腐敗。作者作為創作者游離於故事之外,同時又作為局內人行走在故事之中。作者的語言過於真實,直白到有些鮮血淋漓,用作者自己的話來說:這是一場冒險式的寫作,也是一場真情寫作。汪泉的作品總是通過敘述一系列荒誕而富有邏輯的戲劇性故事,深刻揭示人類精神生態的惡化,揭示故事背後的人性之本,他的小說往往視角獨特,行文用語之間充滿濃厚的西北曠野之味,但是這種粗獷的文風之下總是蘊含茪Q分細膩的人文關懷,對比之下更顯感情細膩。《隨風而逝》可以說也是一部用虛構的情節講述非虛構的故事的現實題材的書,人性的貪婪、慾望和不擇手段以及絕望、無助無奈的弱勢群體的吶喊讓人不禁思考這背後的原因所在,無助無奈的疼痛猶如鐵灰色的煙霧一樣蔓延在親人的心中,而逝者只能遺憾地「隨風而逝」。這部作品開篇的基調就決定了這是一部讀完忍不住掩卷沉思的書,作者通過「奔喪」這一充滿悲涼意味的故事,凸顯和展示不同人物的命運,讀者似在欣賞小說,又似在體驗社會現實與豐富的人性。作者筆觸犀利如刀,語言如行雲流水,字裡行間同情與反諷兼具,堪稱一部文學價值與現實意義兼備的作品。作為《隨風而逝》的責編,我感歎作者在字裡行間的如哭如訴,如泣如血,但是我依然不能膚淺地加以評價,只有作者,只有親歷過失去的作者才能最完美地表達那種隱藏在懷念之後的悲痛,《隨風而逝》正如它的名字一樣,滿含一種逝去之感,就像寒冷的冬天鋪在身下的已被磨得脫了毛的揖祪子,那些濃密的絨毛都隨風而逝了,留下的是歲月的纍纍瘢痕。而作者還坐在深深的井巷邊,就像守茪@片獵場的孤獨的獵手,可惜等來的不是那些豎茯麗犄角的鹿,而是裹挾虓牊衁漕g風。正如故事的開頭:兩個舅舅和他們的兩個外甥一樣,同時掉入漆黑的井巷,在濃烈的煙塵中,開始各自尋找出口。而故事的最終:兩個舅舅沒有一個找到出口,和兩個外甥一樣,陷入深深的井巷中。■文:張婷ag啃模氈湮呇涴部潸麵腔郯僻桵ㄛ綻濂眕枺汊100嗣靡硌桵埜腔測歎ㄛ煨呯賸弊鏍絨濂婓傑諳秏鏢綻濂腔わ芞ㄛ妏翋薯窒勦佼瞳昹輛﹝文:梁偉詩(本欄由本地知名評論人聞一浩與梁偉詩輪流執筆,帶來關於舞台的熱辣酷評。)五月訪柏林,主要到柏林戲劇節(BerlinerFestspiele)朝聖,順道往享負盛名的柏林列寧廣場劇院(Schaub▇ne)取取經。柏林列寧廣場劇院,作為一所二戰後由電影院改裝的劇場空間,經過人文土壤的滋養,和近年ThomasOstermeier助陣發功,目前已是歐洲數一數二的個性劇場。在傳統劇目演繹當代詮釋匠心獨運之外,因應主場量身訂做的空間運用,使得ThomasOstermeier的劇場作品,成為歐洲舞台美學的先驅。這裡先談談ThomasOstermeier的《HeddaGabler》與《ItalianNight》,堪為劇場空間運用的示範單位。易卜生的《HeddaGabler》,一譯《海達高布樂》。以女主角名字為名的《HeddaGabler》,乃是《玩偶之家》娜拉的微妙變奏。將軍之女在婚姻中不快樂,又無力命運自主,最終走上悲劇結局。ThomasOstermeier執導的《HeddaGabler》,由老搭檔JanPappelbaum擔任舞台美學設計,JanPappelbaum為一齣以女主角心路歷程為主軸的戲,設計出一所冰冷透視的中產家居、玻璃屋中開放但孤伶伶的客廳大沙發,加上懸在屋頂上的偌大鏡子,如同被監視的實驗室/監獄,HeddaGabler就是當中的白老鼠/囚徒。《HeddaGabler》由外來者的探訪說起,俗氣大媽、女友人、書獃子丈夫、丈夫的學院同事,均與中產、線條簡約的玻璃屋在視覺上格格不入。HeddaGabler一身冷色打扮,象牙色線衫上衣、深藍裙子,plain色系列配上高冷言行舉止,儼如櫥窗中人形模特兒--絕美,卻也了無生氣。HeddaGabler之外的人物所以相形見絀、不討人喜歡,全因為他們都是跟外在世界有聯繫的人,生活質感帶來的庸俗一面,自然在櫥窗般的理想、乾淨、明朗的空間中荒腔走板。這時候,旋轉舞台作為一個三維空間,不但省卻轉景的人力物力和時間資源,保留明快節奏講故事,同時易於突顯同一件事、同一場景的不同面向。例如HeddaGabler的戀慕者闖入勒索感情,趴在玻璃門上以死相脅,旋轉舞台的轉動馬上帶到其造作的真相,悲涼戳破真愛的虛無。舞台上大量反射性的裝置,特別是45度懸在舞台頂端的鏡子,不斷道出HeddaGabler的困境。HeddaGabler在玻璃屋中「籠中鳥」生活,無處宣洩的鬱悶,都由這個防盜設計/CCTV般的監視「天眼」表露無遺。因此之故,旋轉舞台絕非故作機巧,而是一種超越傳統立體平面畫框狀的舞台表演狀態。通過立體、轉動不同角度,共時性呈現,HeddaGabler丈夫悼念死去友人之時,HeddaGabler在家中幽暗一隅吞槍自盡。知識分子式不沾鍋不痛不癢的悼念與真正失去妻子的瞬間、絕望婚姻的陰霾,一體多面。所有人都走不出自己,都只是跑馬燈上的光影。相對之下,同樣由ThomasOstermeier執導的《ItalianNight》,則由另一位舞台設計家NinaWetzel操刀,講述平凡周日晚上,小鎮酒吧中的故事。酒吧中有若干「茶記大叔」、嘮叨師奶談時論政,酒吧外又有左翼熱血青年上街示威,酒吧後巷更是活色生香。「姑爺仔」甜言蜜語把少女騙上手後,隨即把她推入火坑。來自東歐邊緣小國的女孩們,老早便在這裡用身體換取生活以至居留權。旋轉舞台把穩定空間和同一時間,切割成不同片段--酒過三巡大叔開始口水多過浪花大談馬克思思想,與搭^肥伯青筋暴現對罵之時,真正社會行動就在門外發生。社會種族和階級界線森嚴,外籍少女如非出賣自己無路可走;故事結尾,女主角跟喜歡的男子告白:「你剛繼承叔叔的遺產,我們不如開間小花店長相廝守。」這時候,旋轉舞台轉動毋寧是北齋浮世繪,酒吧內外沒有一個絕對的歹角,都那麼平凡、都那麼自命不凡。國族資本、經濟資本、文化資本的差異下,塑造出形形色色的個體,旋轉舞台所展示的是關係,「姑爺仔」走進酒吧後巷便換了一個人,大叔們獃在酒吧內聽歌吹水「圍爐取暖」最最安全。無論講得馬克思思想如何偉大,人人平等、底層被壓迫,好色之徒一出酒吧大門就面不改容掏出鈔票買春。因此,所謂「由文本到空間」,所述文本與舞台空間的指涉,其實都是表演藝術的詮釋方法和點子,從全新角度審觀人物和場景。無用的知識分子、言不及義的大叔、庸俗的中產階級、私密的住宅空間、人來人往的酒廊歌廳,都在建構觀眾在「擬真」中的想像力。旋轉舞台所參與營造的空間張力,恰恰是一道宣言--如何看是藝術,如何被看更是藝術。

《中國通史》牆書文字:綠茶、楊早繪者:林欣出版社:江蘇鳳凰少年兒童出版社現在的兒童與青少年,還喜不喜歡歷史?對此我有一定的懷疑,在互聯網與智能科技的衝擊下,文學都已經開始慢慢退場,歷史還會讓年輕人產生興趣嗎。在一代代人眼中,歷史曾是一門重要的學科,它不僅告訴人們從哪裡來,經歷過什麼,更能提醒人們,太陽底下無新鮮事,以史為鑒,可以少走彎路、避免悲劇。為了讓孩子們可以像長輩們那樣,出於某種新鮮感或探索慾,繼而對歷史產生觀察與研究的願望,全世界的學者與教育研究者都在動腦筋,來自劍橋大學歷史系的高材生、《泰晤士報》科學版記者勞埃德.克里斯托弗就是其中一位,他發明了一種名叫「牆書(WallBook)」的出版物。所謂「牆書」,即用長卷的形式,將龐雜、零散的知識點,濃縮整合成一張巨大的思維導圖,幫助學習者用圖像和時間線的方式,全局進行跨學科思考,建立自己的知識體系。當然,「牆書」之於孩子而言,文圖並茂,一目了然,且有遊戲感,能調動學習者的參與性,這才是它最大的特色。這一形式被借鑒到內地,內地知名出版人綠茶與文史學者楊早,便攜手推出了一部可以掛在牆上閱讀與學習的「牆書」--《中國通史》。《中國通史》的版本與呈現形式有不少,而「牆書版」的《中國通史》算是形式與內容的一次大革新了。要把中國800萬年的歷史,放在一紙米的長卷上,這需要編者付出巨大的工作量與毅力,不但要像「地圖」那樣不能出現任何硬傷式的錯誤,還要禁得起學界嚴苛的標準要求。另外,在重大歷史節點、標誌性歷史事件與人物的選擇與評價上,也要格局開闊、客觀公允。因此,「《中國通史》牆書」作為一部通識教育讀本,對其信息傳達的價值進行考量很重要,但對其觀點傳達的價值進行評斷更重要,不能因為面向兒童讀者,就忽略了歷史讀本嚴肅的內核。越是淺顯易懂的語言,就越應該承擔起歷史教育的重大責任,教會孩子以審慎、求證的態度來面對歷史,並從中找尋與自身有關的一切聯繫,如此,才能將編者的出版理念與讀者的教育需求很好地結合在一起。「《中國通史》牆書」的語言盡力做到了拒絕「晦澀難懂」,也盡量用極簡的表達,來對歷史人物與事件進行定義,比如介紹活躍於240年-250年的「竹林七賢」時,文字是這樣寫的,「嵇康、阮籍、山濤、向秀、劉伶、王戎及阮咸七位名士常聚在竹林縱酒放歌,以不拘禮法的姿態表達對時事的不滿,被人們稱為『竹林七賢』」;在評價曹操父子時,則使用了這樣的介紹,「曹操與其子曹丕、曹植三人,是建安文學的代表。曹操『唯才是舉』,施行九品中正制,其子曹丕更注重人才在文學上的造詣。」。這樣的極簡表達,既「畫龍點睛」式的給出了可以讓孩子輕鬆記憶的要點,也給老師或家長留足了「發揮」空間......上下對比,左右參照,共讀的每一位,多少都會感受到一些「指點江山」的快意。「興亡更替」、「社會生活」、「空間地理」、「世界視角」是「《中國通史》牆書」構築的四維史觀,讀者可以從四個維度中的任何一個切入歷史,根據興趣愛好的不同,選擇「進入」歷史的不一樣的通道。「興亡更替」偏向於政治,「社會生活」偏向於風土人情,「空間地理」偏向於大江大河、明山秀水,「世界視角」偏向於縱向對比......這其中,「世界視角」是比較有意思的,通過這個視角,可以輕易地找到同一時間線上東西方在發生茪偵礡A比如1763年《紅樓夢》的作者曹雪芹去世,2年後,英國發明家瓦特改良了蒸汽機,10年後,紀曉嵐開始編纂《四庫全書》,13年後,美國建立。「歷史是個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這個說法很多人都知道,並誤認為是胡適的觀點,但據考證並非如此,胡適的真實意圖恰恰與此相反--歷史的真實一面好比是大理石,雖然可以雕刻,但它的堅硬本質不會產生變化,一定會在時間的「深水」退去之後顯露出真相。尊重歷史的真實性,也是所有人的一致追求,但在確保真實的歷史得到傳播的同時,不妨在呈現歷史、有利於閱讀歷史的情況下,在形式上「打扮」一下。歷史書除了進入課堂的教科書之外,還可以有更多靈活的方式,進入到讀者的視野與精神。至於掛在牆上的《中國通史》該怎麼看,答案很簡單了,用遊戲的態度看,用玩的心態看,先穿越歷史表層的那片迷霧與冰冷,等到真正意識到歷史的規律甚至感受到歷史的脈搏時,那才是真正喜歡上歷史的時刻。■文:韓浩月ag遠捚腎翹夥條階覂鄹渮腔漁瑞俴輛婓嶺褶芴笢﹝

瓟汜翊蛻ㄩ※硐猁拑譙﹝炳蟙旄嘗考癒坻祫踏咭祥賸ㄛ菴珨棒軗堤模盺腔盡翩6б狤肺馫蕊衿今媟誕繺躉薱脾採Й椿紳獺笢源婝奼拫源婓峎誘華⑹睿す恛隅笢楷閨腔儅憤釬蚚ㄛ盓厥拫源峎誘掛弊假奏霰玻式ㄓ憛G香港文匯報記者江鑫嫻北京報道香港著名音樂人梁基爵近年來主攻設計新媒體樂器、創作實驗性電子音樂。在第十九屆「相約北京」藝術節上,他用頗具儀式感和震撼力的聲音裝置,在清華大學蒙民偉音樂廳為觀眾帶來了一場神遊於過去與未來之間的《順時針逆行》。「不同的媒介合體成為一個作品。希望透過這個作品,能讓內地的觀眾了解香港除了傳統的藝術家,還有一些特立獨行的藝術家。」在他看來,自己作品的觀眾,一定是開放的、喜歡追求新鮮事物的群體。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梁基爵是「人山人海」的成員之一,單曲《色盲》被收入王菲的專輯。許多歌手也曾頻繁邀請他來編曲,楊千嬅的《歌舞昇平》、陳慧琳的《寶萊塢生死戀》等都出自他之手。他還曾與鄭秀文、陳奕迅、梅艷芳等歌手合作,負責作曲及編曲工作。就在當紅之年,梁基爵卻在某一天意識到用傳統的方法來表達音樂太過於滯後,於是開始走上追求音樂與科技的聯合之路,尋找很多不同的方法去製造和呈現聲音,並於1995年推出首張個人專輯《六月雪》(SnowInJune),實驗新古典與電子音樂的混合與撞擊。2011年,梁基爵同一眾媒體藝術家創作了新媒體音樂演出《電紫兔/克》,並推出音樂專輯《DigitalHug》。這部專輯獲得了香港設計師協會「環球設計大獎2011」銅獎、華語音樂傳媒大獎2012「最佳電子藝人」,及香港傳藝節頒發的「十大傑出設計師大獎2012」。另類音樂體驗作為音樂創作之星,梁基爵前進的腳步從未停歇。今次,他帶來的媒體裝置音樂演出《順時針逆行》,以媒體、音樂表演和空間設計編織跨媒介的藝術體驗,重新解構「舊」背景,發展出「新」素材。他的團隊由歷史上第一首弦樂四重奏--約瑟夫·海登的《弦樂四重奏第一集》為起點,演變出充滿未來感的電音體驗。多媒體裝置的存在為展示藝術構想提供了多樣的可能。梁基爵說,「在這個作品中,能看到我在香港生活的感受,時間一步步向前走,但我們很多人的生活可能並沒有向前,某些方面甚至有些退步,所以就有了這個順時針逆行的概念。時間是不會等我們的,原地踏步就是退步。」此外,演出還將遇險求救信號(SOS)加入了現場的音樂和視覺元素中,強化了表演核心概念。整場演出以求救訊號作為主旨,運用肢體與空間所產生的關係和矛盾作為動力,從迷幻走到古典,從未來走回過去,以媒體、音樂、空間和裝置為這個時代的聲音作出夢幻般的回應。除了在北京的演出之外,梁基爵的另一個裝置音樂作品「忐忑」亦於五月末亮相上海,為內地觀眾帶來獨特的音樂感受。這個作品的結構以40個揚聲器作為基礎,低頻率的心跳聲令揚聲器產生大輻度的震動,使得裝置上下震盪,製造持續的撞擊聲音。心跳頻率成為了樂曲的速度,聲音在不同的時間、力度從不同的位置來來回回、反覆動盪地演奏,如同由心跳演繹的交響樂。「『忐忑』是一種反覆不安的情緒,心緒起伏不定的樣子。這個作品去過很多地方展出,也是我最滿意的作品之一。」他說,這種翻來覆去的情緒富有另一種音樂性的特質,甚至一種幾何圖像般的幻想。關於合作者,梁基爵並沒有特定的對象。此前,他曾與台灣著名導演蔡明亮合作了一部媒體裝置音樂會《一零》,以各自的藝術語言,建構出一層層人與人在城市穿梭互纏的豐滿面貌,形成一種多維感官體驗。下一個作品,他想要找一個很懂用肢體語言表達聲音的導演,一起用更多不同身體狀態去發出聲音,打造全新的裝置。未來,除了做音樂以外,梁基爵還會去嘗試用自己的方法,比如使用雕塑、畫圖等不同的媒介來展示其對聲音的理解。

堐黍(737) | ぜ蹦(609) | 蛌楷(745) |

奻珨うㄩag遠捚夥厙狟婥

狟珨うㄩag眻茠珋踢厙

跤翋佹譪覆性笛敦氿﹚~

笭貌2020-04-01

燠淉Ч笢塘漆奻薊栳蔚蛌赮奻妗條栳褶論僇,д忑眕渾眳豻ㄛ祥溥婬隙嘈珨狟ほ毞ヶ饒部漆奻湮堐條﹝

垀眕ㄛ菴珨跺恀枙腔湘偶岆〞〞詫衾須淰符夔荇腕郬旆﹝

麂灞珓2020-04-01 06:03:53

《中國通史》牆書文字:綠茶、楊早繪者:林欣出版社:江蘇鳳凰少年兒童出版社現在的兒童與青少年,還喜不喜歡歷史?對此我有一定的懷疑,在互聯網與智能科技的衝擊下,文學都已經開始慢慢退場,歷史還會讓年輕人產生興趣嗎。在一代代人眼中,歷史曾是一門重要的學科,它不僅告訴人們從哪裡來,經歷過什麼,更能提醒人們,太陽底下無新鮮事,以史為鑒,可以少走彎路、避免悲劇。為了讓孩子們可以像長輩們那樣,出於某種新鮮感或探索慾,繼而對歷史產生觀察與研究的願望,全世界的學者與教育研究者都在動腦筋,來自劍橋大學歷史系的高材生、《泰晤士報》科學版記者勞埃德.克里斯托弗就是其中一位,他發明了一種名叫「牆書(WallBook)」的出版物。所謂「牆書」,即用長卷的形式,將龐雜、零散的知識點,濃縮整合成一張巨大的思維導圖,幫助學習者用圖像和時間線的方式,全局進行跨學科思考,建立自己的知識體系。當然,「牆書」之於孩子而言,文圖並茂,一目了然,且有遊戲感,能調動學習者的參與性,這才是它最大的特色。這一形式被借鑒到內地,內地知名出版人綠茶與文史學者楊早,便攜手推出了一部可以掛在牆上閱讀與學習的「牆書」--《中國通史》。《中國通史》的版本與呈現形式有不少,而「牆書版」的《中國通史》算是形式與內容的一次大革新了。要把中國800萬年的歷史,放在一紙米的長卷上,這需要編者付出巨大的工作量與毅力,不但要像「地圖」那樣不能出現任何硬傷式的錯誤,還要禁得起學界嚴苛的標準要求。另外,在重大歷史節點、標誌性歷史事件與人物的選擇與評價上,也要格局開闊、客觀公允。因此,「《中國通史》牆書」作為一部通識教育讀本,對其信息傳達的價值進行考量很重要,但對其觀點傳達的價值進行評斷更重要,不能因為面向兒童讀者,就忽略了歷史讀本嚴肅的內核。越是淺顯易懂的語言,就越應該承擔起歷史教育的重大責任,教會孩子以審慎、求證的態度來面對歷史,並從中找尋與自身有關的一切聯繫,如此,才能將編者的出版理念與讀者的教育需求很好地結合在一起。「《中國通史》牆書」的語言盡力做到了拒絕「晦澀難懂」,也盡量用極簡的表達,來對歷史人物與事件進行定義,比如介紹活躍於240年-250年的「竹林七賢」時,文字是這樣寫的,「嵇康、阮籍、山濤、向秀、劉伶、王戎及阮咸七位名士常聚在竹林縱酒放歌,以不拘禮法的姿態表達對時事的不滿,被人們稱為『竹林七賢』」;在評價曹操父子時,則使用了這樣的介紹,「曹操與其子曹丕、曹植三人,是建安文學的代表。曹操『唯才是舉』,施行九品中正制,其子曹丕更注重人才在文學上的造詣。」。這樣的極簡表達,既「畫龍點睛」式的給出了可以讓孩子輕鬆記憶的要點,也給老師或家長留足了「發揮」空間......上下對比,左右參照,共讀的每一位,多少都會感受到一些「指點江山」的快意。「興亡更替」、「社會生活」、「空間地理」、「世界視角」是「《中國通史》牆書」構築的四維史觀,讀者可以從四個維度中的任何一個切入歷史,根據興趣愛好的不同,選擇「進入」歷史的不一樣的通道。「興亡更替」偏向於政治,「社會生活」偏向於風土人情,「空間地理」偏向於大江大河、明山秀水,「世界視角」偏向於縱向對比......這其中,「世界視角」是比較有意思的,通過這個視角,可以輕易地找到同一時間線上東西方在發生茪偵礡A比如1763年《紅樓夢》的作者曹雪芹去世,2年後,英國發明家瓦特改良了蒸汽機,10年後,紀曉嵐開始編纂《四庫全書》,13年後,美國建立。「歷史是個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這個說法很多人都知道,並誤認為是胡適的觀點,但據考證並非如此,胡適的真實意圖恰恰與此相反--歷史的真實一面好比是大理石,雖然可以雕刻,但它的堅硬本質不會產生變化,一定會在時間的「深水」退去之後顯露出真相。尊重歷史的真實性,也是所有人的一致追求,但在確保真實的歷史得到傳播的同時,不妨在呈現歷史、有利於閱讀歷史的情況下,在形式上「打扮」一下。歷史書除了進入課堂的教科書之外,還可以有更多靈活的方式,進入到讀者的視野與精神。至於掛在牆上的《中國通史》該怎麼看,答案很簡單了,用遊戲的態度看,用玩的心態看,先穿越歷史表層的那片迷霧與冰冷,等到真正意識到歷史的規律甚至感受到歷史的脈搏時,那才是真正喜歡上歷史的時刻。■文:韓浩月

綸邠2020-04-01 06:03:53

冪徹覦賴捄褶ㄛ奻尪腌窀縌夔劂抇褶毅妡湮倰陬謙﹝ㄛ塘嗣靡蚳模髑僻藝源婓厙釐諾潔珨嫗※崞滌袙崞§﹜詻邧笭梓袧﹝﹝ag遠捚腎翹婓絮覦捩祅腔奀測ㄛ珨窒罣潠ㄛ竭褫夔蜊曹珨跺佽黨銅˙撓窒萎戮ㄛ晞逋眕換創狟珨跺模逜﹝﹝

卼赽唻2020-04-01 06:03:53

扂濂絨腔鍰絳睿絨腔膘扢楷汜姻磄蹇戔隞砠疥竺蕪岈珛△藝妢俶傖憩﹜楷汜盪妢俶曹賂枑鼎賸澄Ч淉笥悵痐﹝ㄛ※濘鰝§滅諾絳粟岆珨遴笢最珧桵滅諾炵苀ㄛ饜掘Taer2倰絳粟ㄛ夔劂戴諍擒燭50ロ譙﹜詢僅勀譙腔醴梓﹝﹝躺躺婓笢弊源砃ㄛ坻腔馴僻俶逄晟俇屍酴そ刳奜驨戴勤貌俋蝠逄晟极炵ㄛ妏蚚賸跪笱填馮趼桉﹝﹝

衾膛2020-04-01 06:03:53

今次梁基爵的《順時針逆行》是由香港藝術發展局推薦及支持,赴北京參加第十九屆「相約北京」藝術節。主辦方相關負責人表示,本屆藝術節邀請了兩個香港節目參與。其中,梁基爵的媒體裝置音樂演出很有想法,將電子音樂與古典提琴結合得毫無違和感,音樂效果非常震撼,燈光和背後的LED屏幕也配合得天衣無縫,體現了香港的多元文化和藝術。另外,現代舞劇《不死的祭禮》讓人了解到香港的現代舞近況,期待香港演藝界能與內地同行有更多的合作交流。該負責人表示,「相約北京」引進海外節目的標準是,多元、清晰、容易理解和推廣。今次選擇的香港節目涉及音樂和舞蹈兩個方面,而音樂和舞蹈是最共通的藝術形式,也最能讓人直觀了解香港的藝術發展。同時,香港的地域特色、都市文化和明星效應,都對內地觀眾有茷亃j的吸引力。「相約北京」是否會促進內地與香港藝術界的交流,近年來有哪些成果?對此,該人士表示,內地與香港的優勢各不相同,可相互借鑒、互補的地方很多,與香港藝術發展局的合作促進了兩地的文化交流。香港的節目也改變了內地觀眾對香港的傳統固定思維或模式。該負責人還提到,「相約北京」藝術節也為國外的舞蹈、戲劇、舞劇作品提供了在中國展示的舞台,讓國內觀眾接觸到國際上經典、新鮮的文化藝術潮流。與此同時,藝術節推動中國優秀藝術精品走向世界的另外一個平台作用也在持續彰顯。近年來,借助「相約北京」平台,香港舞蹈團的力作《清明上河圖》、《花木蘭》曾分別登上過美國肯尼迪表演藝術中心和美國林肯藝術中心的舞台。「相約北京」藝術節是由文化和旅遊部、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北京市人民政府聯合主辦。文:江鑫嫻ㄛag遠捚腎翹《隨風而逝》作者:汪泉出版社: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舊時,人們寫信常以「見字如晤」開頭,意思是見到他的字,就如同見到本人。這些字裡,藏茪@個人一生的紛繁往復,也記下一個時代的片段。有人風雨夜行,有人夢裡點燈,有人筆下留情。也有人寫了長長長長的一段故事,故事裡的那個人卻早已隨風而逝。小的時候,我們都以為身邊的人不會走,隨荇伅〞漪y逝才知道原來我們真的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個會先來,有些人可能今天還在談笑風生,明天就已經隨風而逝。這個4月,有很多無法挽回的遺憾,涼山木里山火,奪走了31名撲火者的生命,其中27名是正值壯年的消防員,這是一場無比慘痛的失去;這個4月,我在文字中也感受到了一種無言的悲痛,那就是甘肅著名作家汪泉先生的最新長篇小說《隨風而逝》,《隨風而逝》是作者汪泉先生根據自身的一段刻骨親歷而創作的一本長篇小說,作者以兩個舅舅的雙視角分別講述災難發生的過程,現實書寫了一場礦難背後,失獨家庭的悲涼以及礦難背後的各種權錢交易。小說一面講述痛失親人後面對諸多問題的無奈現實和博弈,另一面則揭開了礦難背後漫長的政商勾結和腐敗。作者作為創作者游離於故事之外,同時又作為局內人行走在故事之中。作者的語言過於真實,直白到有些鮮血淋漓,用作者自己的話來說:這是一場冒險式的寫作,也是一場真情寫作。汪泉的作品總是通過敘述一系列荒誕而富有邏輯的戲劇性故事,深刻揭示人類精神生態的惡化,揭示故事背後的人性之本,他的小說往往視角獨特,行文用語之間充滿濃厚的西北曠野之味,但是這種粗獷的文風之下總是蘊含茪Q分細膩的人文關懷,對比之下更顯感情細膩。《隨風而逝》可以說也是一部用虛構的情節講述非虛構的故事的現實題材的書,人性的貪婪、慾望和不擇手段以及絕望、無助無奈的弱勢群體的吶喊讓人不禁思考這背後的原因所在,無助無奈的疼痛猶如鐵灰色的煙霧一樣蔓延在親人的心中,而逝者只能遺憾地「隨風而逝」。這部作品開篇的基調就決定了這是一部讀完忍不住掩卷沉思的書,作者通過「奔喪」這一充滿悲涼意味的故事,凸顯和展示不同人物的命運,讀者似在欣賞小說,又似在體驗社會現實與豐富的人性。作者筆觸犀利如刀,語言如行雲流水,字裡行間同情與反諷兼具,堪稱一部文學價值與現實意義兼備的作品。作為《隨風而逝》的責編,我感歎作者在字裡行間的如哭如訴,如泣如血,但是我依然不能膚淺地加以評價,只有作者,只有親歷過失去的作者才能最完美地表達那種隱藏在懷念之後的悲痛,《隨風而逝》正如它的名字一樣,滿含一種逝去之感,就像寒冷的冬天鋪在身下的已被磨得脫了毛的揖祪子,那些濃密的絨毛都隨風而逝了,留下的是歲月的纍纍瘢痕。而作者還坐在深深的井巷邊,就像守茪@片獵場的孤獨的獵手,可惜等來的不是那些豎茯麗犄角的鹿,而是裹挾虓牊衁漕g風。正如故事的開頭:兩個舅舅和他們的兩個外甥一樣,同時掉入漆黑的井巷,在濃烈的煙塵中,開始各自尋找出口。而故事的最終:兩個舅舅沒有一個找到出口,和兩個外甥一樣,陷入深深的井巷中。■文:張婷﹝翻濂議窒躓赽拊親齬齬酗挔蜱鍍旮衄覜揖華佽ㄩ※濂華ч爛萎倰憩砉鳶笱ㄛ慾療覂價脯夥條睿ч爛悝汜婓煖須笢庋溫ч景慾①ㄛ蚋酕軗婓奀測ヶ蹈腔煖輛氪﹜羲斐氪﹜畸瓬氪ㄐ§濂華ч爛萎倰婓漆濂議窒統夤耦竻﹝﹝

蚽捇2020-04-01 06:03:53

作者:張翎出版:時報文化小說名《胭脂》,是以一個被窮畫家命名為「胭脂」女人一生展演的複音人生。胭脂,這樣的烈性女子,如蛾的女子,每個時代都有。小說往時間的故事軸線走,揭開的其實更多是時代的流轉哀歌。這是張翎最長的中篇小說,她說:「這裡的胭脂,不是戲子交際花臉頰上的那層紅粉,而是行走在死亡隧道中的人猝然發現的一絲逃生光亮,是哀鴻遍野的亂世中的一丁點溫潤和體恤。」全書分為上、中、下三篇,三個故事看似獨立,卻以一幅畫作串連。時間跨越數十年,地點貫穿內地、台灣、巴黎,交織茪T代女人的愛情與人生。ㄛ扂濂絨腔鍰絳睿絨腔膘扢楷汜姻磄蹇戔隞砠疥竺蕪岈珛△藝妢俶傖憩﹜楷汜盪妢俶曹賂枑鼎賸澄Ч淉笥悵痐﹝﹝濂華ч爛萎倰緊弊鍰ㄗ衵媼ㄘ迵鳶璋濂議窒夥條蝠霜扞僻捄褶极頗﹝﹝

ぜ蹦祜
③腎翹綴ぜ蹦﹝

腎翹 蛁聊

痔毞斻忒儂腎翹 遠捚萇蚔狟婥 淩侘勦蒩諒 遠捚app www.918.com 痔毞斻忒儂app 眸赶卼夥厙 遠捚軓氈ag88 淩踢め齪眸赶 瞳懂訧埭婓盄 遠捚軓氈app am捚藝夥厙